帝国的诅咒 猎美之战

- 编辑:admin -

帝国的诅咒 猎美之战

朝歌( 河南省淇县 )像个草帽,扣在中原大地上。公元前1766年,建朝655年的商朝,在第六次迁都时选中了朝歌。在定都朝歌的第51年,也是31任天子子辛即位的第八年,朝歌城东的一眼枯井中发生了一件怪事儿。有一天,殷商庶民突然发现枯井中生出一棵桑树。此树一长出井口,天空就黑成锅底。许多人看见一团火光一闪,桑树被沉雷削去了树头。紧接着天又亮了。桑树在第二日清晨又长出井口,那雷又一次削掉了桑树的树头。这次桑树老实了七天,在第八天清晨,憋足劲的桑树一下子长得遮天蔽日那么高大。乌云又聚满天空,响雷又响了一响,只震下了桑树的几片树叶。聚集起的乌云很快散尽,天空又恢复了往日的晴朗。随着桑树的成长,整整一个春天滴雨未下,农牧人没有了收获,朝歌一带的庶民开始向诸侯国逃荒。殷商庶民逃荒的事儿惊动了比干。比干去察看了那棵怪桑,怪桑高大的样子使比干看不出有不妥之处。比干坐上双乘辕车,从乡野间急急赶回朝歌。正行进之间,乡间土道上突然刮起一阵大风。风呼呼直响,顺土道奔跑过来。驾车的辕夫急忙停住辕车,扭头喊道:“少师速避。”就见大风的风头似一堵飞奔的黄墙,越奔越快,越奔越高。比干被风势所惊,闪身跳出辕车,右脚落地一软,扑倒在地。辕夫惊慌之下扑在比干身上,两人的耳中尽是风的吼声。过了半刻,这场大风呼啸着跑了过去。辕夫起身扶起比干,比干痛呼一声,辕夫忙说:“少师是闪了脚了。”比干抖抖身上的宽袍,爬上辕车坐稳身体。辕夫坐上辕架,说:“少师闪了脚呢,这都是小人的罪过。”“走吧,去见微子。”比干说着皱了一下眉峰。微子听闻比干来访,急忙出来迎接,两人一同进入舍内席地坐下。微子笑着问:“少师何故满身尘土?”比干摆摆手,说:“是风沙所侵。唉!我去过农人居地,那田地尽已遭灾,此时天降大旱,又怪事连出,殷人多有离乱,不知微子可有解救之计?”微子说:“自从子辛即帝位之后,已经八年没有行祭祀之礼了。唉!天又大旱,一定是上天在惩罚我们殷人。无奈啊!”比干也一时无语了……下人来报:“太师箕子来访。”比干和微子目光相对,一同起身迎进了箕子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